淘金盘
 废弃的矿区

挖掘船

 

阿拉斯加淘金潮
作者:都伟  
23
 
淘金队伍正在攀登艰险的吉尔库特小道。
 
内海航道
    如果你问一位加拿大的集邮者“什么时候在克朗代克河发现了黄金”,他立刻会回答你“1896年的夏天。发行过纪念邮票啊。”但是美国的集邮者可能会反驳,“不,是1898年,我们也发行过百年纪念邮票!”
    他们其实说的都不能算错。加拿大和美国都发行了阿拉斯加克朗代克河大淘金潮的百年邮票,但从来没有人能真正给当年那些事确定一个时间。
    阿拉斯加第一个金矿是1849年一位俄罗斯采矿工程师在基奈半岛发现的。七八十年代又陆续有新的发现,包括首府朱诺的大金矿。1896年在育空地区靠近道森的兔子河(现名博南扎河)两岸发现金矿。但是直到1897年,当船舱里装满金块的“细刨花号”和“波特兰号”蒸汽轮驶抵旧金山港口时,世人才知道克朗代克河发现了巨大的宝藏。
    向北面蜂涌的人潮开始了。道森、斯卡圭、达亚,以及后来的诺姆,都注定将成为繁荣喧嚣的新兴城市,挤满各个阶层的人,怀揣着一夜暴富的梦想。
    数万名未来的矿工挤在蒸汽船上沿内海航道向北日夜兼程,根本没有想过在北极圈内如何生存。那里没有政府,没有法律,也不存在有组织的交通。
    斯卡圭和达亚是利恩运河河畔两个中转站,淘金者在这里上岸,继续向克朗代克河跋涉。当地的邮政设施非常简陋。从十九世纪淘金潮存留下来的实寄封极其罕见。1995年曾有个调查,盖十九世纪阿拉斯加邮戳的实寄封存世的仅有五百枚(包括当地居民的通信)。斯卡圭是通向克朗代克河的必经之路,收藏者手中只有35枚斯卡圭实寄封。
    为什么这些频繁性流动人口有数万人的小镇流传下来的实寄封如此少呢?也许他们根本没来得及带笔和纸,也许他们没有时间写家信 – 他们在疯狂地向金矿奔去。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从克朗代克开出来的蒸汽船把发了财的或一贫如洗的淘金者运回西雅图和旧金山,同时他们也捎带着别人的家书,这些信自然没有进入邮递系统
 
麦枚格雷利快递

    斯卡圭和达亚落后的邮政状况促使一个叫麦克格雷利的人组建了地方邮政“麦克格雷利快递”,来为矿工投递包裹和信件。北极地区的邮费是非常高的,麦克格雷利也不例外。除了政府规定的邮资外,他对每件包裹或信件加收25美分。当地有个叫马库泽的集邮者在加利福尼亚印了一些邮票,无偿地送给麦克格雷利,作为交换,他寄的邮件全部免费。邮票图案以麦金利山为背景,狗橇队驮着邮包奔驰在荒原上。
    这枚邮票登在美国斯科特专家目录的地方邮政部分,但有一条注解:“此邮票的情况存在疑问。”为什么呢?从现已知的三枚贴有此票的实寄封看,两枚是寄给斯科特邮票公司的,另一枚虽然收件地址不同,但明显也是同一人的笔迹。斯科特目录的编纂人因此对这枚邮票疑窦丛生。现在仍没有找到这枚票纯邮政意义的实寄封。

 
               投递的困难
    阿拉斯加淘金潮期间寄出的大多数信都是寄给女性的 – 留守在家的妻子或女友。男人们希望有朝一日以大款的身份荣归故里,许多身陷经济萧条困境的美国家庭则翘首以盼。
    寄给淘金者的家信投递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左图这封信来自英国,收信人的地址是“加拿大育空地区道森镇亨克河39下。”淘金者是沿着河流按先来后到顺序登记自己的采矿区的。“39下”指顺河流而下第39个采矿区。如果最先来到者是在河流下游发现金子的,其它后来者就逆流而上依次登记矿区,编号为1上、2 上等等。要找到某个淘金者,采矿区编号是必需的,但如果找不那条河流也一样没辙。亨克河是离道森镇不远的一条小河,从日戳上看这封信于1900年的某一天顺利收到。如果是比较偏远的地方,也许就没那么幸运了。

    另一个问题:淘金者总是在不停地追逐新的发现,或跟着谣言到处乱跑。许多人因此根本没有采矿区编号。有不少退回原处的家信,上面收信人地址只写着“育空地区道森镇的某某先生”。
 
政府的介入
    随着矿区的蔓延,政府的影响也在延伸过来。美国军队在阿拉斯加西海岸靠近育空河出海口的圣米歇尔设立了哨所。圣米歇尔的阿拉斯加商业公司用蒸汽轮运来大批给养,运走一船船的黄金。位于西雅图至斯卡圭和达亚内海航道中途的朱诺镇繁荣了起来,成了阿拉斯加州的首府。不过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可通往朱诺的公路。
 

             法律和秩序
    淘金者之间的纠纷和冲突不断,合伙人违约和侵占地盘等司空见惯。所幸的是法律及时跟进了。1902年为道森镇矿区法庭和育空地区法庭发行了印花税邮票。《美国集邮家》杂志2002年第1期详细论述过这件事。不过,贴用这种印花税邮票的法律文件极为罕见,尤其是1910年前的。原因是育空政府长官曾下令销毁所有早期文件,躲过此劫的资料极少。
    随着育空地区法庭管辖范围的扩大,和黄金有关的案子也越来越多。右图是1905年4月的一份原告支出费用细目,贴一枚2美元和两枚25美分的印花税邮票。法庭判决“黄金山矿产公司”的三名被告赔付原告本森177.25美元。

 
 
          诺姆的辉煌
    1899年也许是阿拉斯加淘金史的一道分水岭。赶早的幸运儿这会儿已经发了大财,而晚于1899年来的人发现所有河流的两岸都已被瓜分贻尽。他们在下等的贫脊矿区里耗尽粮草,面对下一个北极的严冬,只能不停地向别处迁徙。也有些人两手空空地回家了。此时,在北美大陆的最西端,诺姆附近北冰洋海水轻轻拍打的海滩上,人们发现黄金就裸露在沙滩上。
    消息不胫而走,淘金的人群顿时象开了锅,蜂涌向苏厄德半岛而去。他们就象赌徒拿出最后一枚银币或其它任何剩下的东西、包括自己的生命,为下一轮赌局下注。他们坐着简陋的竹筏沿育空河而下,直奔诺姆。还有许多人从西雅图和旧金山坐蒸汽轮拼命地往这里赶,都想抢在别人前头赶到诺姆的海滩。

    1900年那会,诺姆可说是美国最繁忙的邮政中心了。邮局二十四小时不停地运转。不断有数以千计的人沿育空河抵达这里,还有更多的人从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华盛顿等地赶来。诺姆急速地膨胀成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
    人们疯狂地把沙滩翻了个。收获的黄金及其它矿产非常可观。1901年曾找到一个108盎司(相当于6.75磅)的金块。

建造铁路

    由于在北极泥泞的冻土带运输成本极其昂贵,人们渴望能用火车来取代狗橇队。西部阿拉斯加建筑公司于1903年获得了合法的铁路建筑权。他们选择诺姆东面75英里处的所罗门镇为起点站,因为在那里轮船可以接近到离海岸半英里处。火车将向北通到最丰产的俄斐金矿的集散地奥菲尔市。这条铁路因此命名为奥菲尔市和所罗门河铁路。
    火车将运入物资,运出黄金。当然,它也运送邮件。根据与政府的合同,邮件是用封口邮袋运送的,因此没有留下任何盖铁路邮戳的信件。到1903年,已铺了十英里的铁轨。铁砧河湾的大金块就是这时发现的,重达182盎司(11.38磅),按今天的价格计算约值十二万美元。
    工程进展困难重重。这些建造了美国大陆铁路的工程师们,对北极的永久冻土带和苏厄德半岛的海洋气候毫无经验。1904年大部分时间用来维修轨道和改进设施,而不是铺设新的铁轨。作为权宜之计,部分路段在秋季通车了,用的是三辆福尔尼斯型蒸汽机车。这些机车原来是二十年前为纽约的铁路升级制造的,铁路电气化后,它们便退役了,被放逐到阿拉斯加的冻土地带。
    1905年铺设铁轨慢得就象蜗牛爬一样,只造了一座长927英尺跨越所罗门河的桥梁。到1907年,工程上的障碍已不存在,但资金短缺二十五万美元。建筑公司方面已精疲力竭,负债七十五万美元。参与集资的债券持有人的本息都打了水漂。铁路最终在珀涅罗珀河止步。机车和大量的棚车厢平板车厢遗弃在荒原上。成排的锈迹斑斑的车厢被当地人称作“哪里也去不了的最后一班火车”。

 
 
 
挖掘船
   铁路修不成,物资的价格居高不下,人们急需改进采矿的方法来降低成本。
   于是发明了蒸汽动力的挖掘船。这种庞大的机械怪物用链条带动铁铲传输带挖起矿石,倒入船内,把它们碾碎,通过震动和冲洗分离出沙金。废碴石则倾倒到河水里。船上常常刻着“注意淘金盘里的闪光”和“站稳你的脚”这样的大字。如果工头在淘金盘里发现了金屑的光亮,也许这里就是一个上等的金矿脉,否则的话他们将换一处地方,直到找到金矿。挖掘船作业时,噪声震耳欲聋,船体剧烈颤动。工人们用刀将橡胶鞋底斜斜地切片,以便站稳双脚,这样每当有小金块或金沙溅落到甲板上时,他们便能在瞬间冲过去抓住它。
    如今大约有五十台这样的挖掘船静静地躺在诺姆周围的荒野里。它们腐烂生锈的骨架是人类在那里留下的唯一痕迹。
 
 
今天
    1898至1903年淘金潮高峰之后,金矿的发现持续了十几年。1909年发现阿迪塔罗德金矿。现在阿拉斯加每年一度的狗橇比赛就是以这个金矿命名的。1910年淘金人群曾一度转向鲁比。1911年肯尼科特铜矿投产。马歇尔金矿和费尔班克斯附近的利物古德金矿分别是1913年和1914年发现的。安克雷奇港以北四十里的独立金矿从二十年代一直运营到二战爆发,现在那里已成为旅游胜地。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昔日喧嚣的矿区已恢复了宁静。但是人们的欲望和留恋一点不减当年。费尔班克斯西部印第安山脉脚下的金矿区,已在冷战时期建起一座空军雷达站。那里仍不时能找到一些小金块。1996年夏天,一个空军技术员曾用盘子淘出17盎司金沙。
    上图分别是加拿大1996年6月13日发行的育空地区淘金潮百年邮票,和美国1998年8月21日发行的克朗代克河淘金潮百年邮票。
 

 

 
 
 
 
 
 
 

 

华新邮票网首页
邮购说明和操作指南
付款方式说明
联系方法和留言
集邮文章和资讯
 

联系人: 都伟
上海市 336-066 信箱
邮政编码:200336
电话:021-62914402
手机:13651621777
huasin@live.cn

 
 
华新邮票网都伟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