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飘摇中的阿富汗邮政
作者:Lawrence Cohen  
23
 

    在半个多世纪的外交官生涯中,我见识过各种各样效率低下运作混乱的邮政系统。在南斯拉夫的苏巴蒂卡,1993年那会儿没有邮票可买,我在邮局付了钱,几个礼拜之后才在布达佩斯收到邮票。在尼日利亚的拉各斯,集邮者碰到的最大问题是假邮票泛滥,这些邮票是用来贴“预付费诈骗”信件的。和网上臭名昭著的“尼日利亚邮件”一样,成千上万的这类信件从这里发往世界各地。但是整个邮政系统的萧条萎缩,莫过于现在阿富汗的情况。我从2005年9月到2006年9月在那里呆了一年。
    喀布尔邮政总局位于通讯部大楼内,座落在这个城市最喧嚣的广场上。很多地方被战火摧毁了,而这座漂亮的建筑却完好无损。在它的大门外,超载的大卡车、右驾驶的出租车、左驾驶的公交车和披彩挂绿的驴车与拥挤的行人争道。手里攥着一摞摞纸币的外币贩子追着摩托车手拉生意。穿着高跟鞋、用布卡裹得严严实实的妇女穿行在助动车、手推车和公共汽车的车流里。车辆随处停放。驾驶员在马路上急速掉头从不示意。

1975 达乌德      2002 马苏德

    在邮政总局的大厅里却很安静。每次我去那里,我都是唯一的顾客。在位于西部的阿富汗第二大城市赫拉特也是如此,那里的邮局同样的空阔和安静。
    我问过赫拉特的居民,他们都很久没去过邮局了。作为唯一的顾客,邮局的营业员都很熟悉我。和这个奇异的国家其它地方一样,外来者就是客人。我在那里喝着茶,人们会提出很多问题:赫拉特的冬季快到了,我能不能帮他们搞到钱去买汽油?他们最近收到一封信,上面的收信人是不是住在附近的军事基地里的?
    因为几乎没有路牌和门牌号,投送信件对邮递员来说是一场恶梦。我意思是说,如果有信要投的话。没有邮筒,没有邮车,投递一封平信和投递特快专递的规格没什么两样。
    在这两座城市里,我每次去邮局买邮票,营业员都会翻开陈旧的邮票册,不厌其烦地向我介绍阿富汗七十年的邮票历史。以前的老邮票现在也都可以贴信,但是营业员要在面值之外加收一笔钱。
    在阿富汗,出售任何东西不是以价值而定,而是要看买的人愿意出多少钱。但邮票却不同,不象在集市上那样可以讨价还价。邮票是根据通讯部官员在数年甚至数十年前制定的价格出售的。一些老邮票似乎是随意定价的。

                                   回 朔
    在这两个城市里能买到的最早的邮票是1932年的国民大会纪念票,发行于纳迪尔·沙阿国王末年。1933年纳迪尔死后,儿子查希尔·沙阿继位,之后统治阿富汗四十年。这期间每年八月都发行一套独立日邮票,十月发行一套国王生日邮票。60年代后邮票的题材逐渐丰富起来,出了一些动物、水果和体育邮票。1973年君主制突然宣告结束,查希尔被任首相的堂兄达乌德推翻。
    七十年代中苏联的影响与日剧增,并在1978年所谓的“二月革命”中达到顶点。群众党和更激进的旗帜党一起推翻了达乌德。由群众党领袖塔勒基领导的新政府推行激进的土改,并在全国大规模清洗和镇压。昨日的盟友旗帜党也被镇压了。
    阿富汗日益混乱的局势令苏联人深感忧虑,他们开始计划干预。1979年9月,塔勒基被总理阿明的卫队枪杀。据说阿明是得到勃列日涅夫赏识的,但莫斯科有很多人不信任他。他是在美国受教育的,克格勃怀疑他和中央情报局有联系。1979年圣诞节,数千苏联士兵空降喀布尔,同时一组苏联特工杀死了阿明。被放逐到捷克斯洛伐克当大使的旗帜党领袖卡尔迈勒成了新总统。
    苏联的占领持续到1989年,这段时期阿富汗邮票的风格几乎是苏联邮票的翻版。显然都是由苏联人设计和印刷的。每年发行将近二十套邮票。
    基地设在巴基斯坦的圣战组织得到美国的金钱支持,大批穆斯林涌入阿富汗参加对苏联的战斗。精疲力竭的苏联人于1988年签署了日内瓦协定,并于1989年2月完全撤出了阿富汗,留下一个傀儡政府,支撑到1992年倒台。阿富汗陷入血腥内战。到1995年,喀布尔城区三分之一被夷为平地。
    在极度混乱的无政府状态中,由分裂出去的部分圣战组织和穆斯林学生组成的塔利班横扫整个国家,至1998年,控制了90%的领土。塔利班实行严厉的伊斯兰律法,并庇护基地组织。在塔利班当政期间发行的所有邮票都没有被斯科特或吉本斯目录编号。这些邮票有蘑菇、花卉、猫和国际象棋等等,应该都是未获阿富汗政府授权的商业邮票。另外还有大量非法伪造的阿富汗邮票。
    躲藏在崎岖的兴都库什山脉的北方联盟继续和塔利班作战。2001年9月9日,北方联盟的领袖马苏德被伪装成记者的基地人弹炸死。两天之后,发生了9.11事件。
    塔利班被赶出喀布尔后,新的阿富汗伊斯兰国于2002年发行了第一套邮票,纪念遇刺领袖马苏德,一枚全面值14000尼,反映出当时极度贬值的货币。2003年采用新阿富汗尼,金融趋于稳定。这一年发行了邮票“大国民议会”和“先知穆罕默德降生”,面值分别是20尼和10尼。这些邮票尚未被斯科特和吉本斯目录收入。

                                   现 状
    因为通信量极少,邮票也很难买到,邮局往往是从布满灰尘的箱子里翻出什么票就卖什么票。所以在阿富汗寄信贴什么年代的票都有。1964年以前旧币值的邮票也照样可以贴用。随着2004年以后的新邮票下发到一些邮局,估计新邮票的使用会逐渐增加。
    下图是一枚无法投递的死信。邮寄日期应该是2003年2月,正反面贴了七枚旧币值的老票,总面值210波尔相当于21新阿富汗尼,约等于0.43美元(国际邮资为0.33美元,国内为0.06美元)。赫拉特手盖邮戳竟然没有月份。阿富汗使用自己的历法,和穆斯林及公历不同,书写格式是日/月/年。
    阿富汗正缓慢地从数十年内战的阴影中走出来,它岌岌可危的邮政系统也面临很大的问题。和全国电信通讯的快速发展相比,邮政仍是一个烂摊子。设备陈旧不堪,职工缺乏训练,收入菲溥。也许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没有街名和门牌号的国家里,缺少一种对邮递信任的文化。不过在最近几个月里,我看到赫拉特邮政总局在做一些清扫整理的工作,服务似乎也有所改进,虽然仍是门可罗雀。

 

 
 
 
 
 
 
 

 

华新邮票网首页
邮购说明和操作指南
付款方式说明
联系方法和留言
集邮文章和资讯
 

联系人: 都伟
上海市 336-066 信箱
邮政编码:200336
电话:021-62914402
手机:13651621777
huasin@live.cn

 
 
华新邮票网都伟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