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纱卷”和英属圭亚那珍邮
作者:蔡绍彬
        
      “圭亚那”在当地居民语言里是“泉水之乡”的意思。南美洲北海岸这片神奇而人烟稀少的丛林地带,从前被英、法、荷三国瓜分为殖民地,另一部分成为委内瑞拉和巴西的各一州。圭亚那合作共和国1814年沦为英国殖民地。该国面积 约21.5万平方公里,比广东省小一些,人口只有93.6万。全国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未开发的丛林。该国在集邮世界被称为“珍邮之乡”,因为自1850年发行邮票后 六年期间竟有近三十种邮票每枚现值两千美元以上。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红1分”邮票。此事引起从前各国海关对从该国入境的旅客都非常注意,特别严格地搜查他们的行李甚至衣袋,怕会把财物换成珍邮带入境以避征税。  

    被集邮界称为“棉纱卷”的珍贵邮票是英属圭亚那首批邮票。这套1850年7月1日发行的邮票,设计和印制都极其简单。公章形的图案由单圈线和字母、数字组成,圈内上方是“BRITISH”(英属),下方是“GUIANA”(圭亚那),面值印在中间。全套七枚分为四种面值:4分的有橙色和黄色各一种,8分是绿色,12分有蓝色等三种,存世最少的浅红色2分是1851年3月1日发行的。
    在1986年版的《吉本斯邮票年鉴》上,“棉纱卷”邮票2分参考价5.5万英镑,4分是1.5万和2万英镑。8分是8500英镑,12分是4000、8500和8000英镑。这种面值还有两种变体分别是3500和24000英镑?真是价值不菲!这套邮票的样子因像当年贴在棉纱包装上的标签而得名。这批邮票当时是在现首都、前称德梅拉拉的报馆印制的,由于制版简单而易于假冒,便像几年后印发“红1分”珍邮一样,由邮局职员逐枚签字为证。
    有权声称为上帝工作过的邮票实不多见,但面值2分的“棉纱卷”珍邮堪称无愧。德梅拉拉教堂在1896年复活节前因无力偿还五百美元的债务,银行打算把教堂卖掉还债。上帝当然没有时间管这类小事,约萨牧师便号召信徒捐款还债以保存教堂,不让上帝的像被拆毁。以捡破烂为谋生的黑人妇女普鲁斯坦?无钱可献,便把一些从捡来的信封上取下的早期邮票交给教堂。因为自从费拉里高价购进“红1分”使众多邮商横渡大西洋,不远万里来到当地收购邮票后,德梅拉拉妇孺皆知邮票是值钱之物。
    普雷斯坦的捐献卖得33.6美元,惊喜的牧师和秘书上门致谢。黑人妇女又从破篓里找出一个贴有2分“棉纱卷”邮票横双连的实寄封,该封的收信人居然是同来的罗斯小姐。牧师和老小姐马上把这个封卖给邮商卢亚德。邮商本来出价一千美元,但老小姐一定要多五元,以补偿她从前丢掉信封的懊梅。邮?商便付出1005美元,教堂立碑以记载这位圣母般妇女的虔诚和邮票的奇迹。邮票确实救了教堂。
    卢亚德把这个被认为是世界最好十个之一的信封带回伦敦,以2300美元卖给吉本斯公司。后来,邮?坛巨星亨利·杜维恩用三千美元买到这个信封。它成为可与塔普林或皇家邮集匹敌的杜维恩邮集中最引人注目珍品。乔治五世和他的表弟沙皇尼古拉二世曾邀请这位犹太富商带它到白金汉宫供他们一观。
    杜维恩1919年逝世后,在菲利普斯的帮助下,欣德在1922年用五千美元买下这件曾使英王和沙皇羡慕不已的邮品。欣德遗集于1934年4月30日拍卖时,又在主拍人菲利普斯的帮助下,希利腾斯坦用6662?美元买到这个信封。但在他的女儿戴尔太太遗集在1968年付拍,亦即这个信封的第三次拍卖时,克德劳卡蒂尔用三万四千美元买进这个帮助过教会的信封。在1977年吉本斯公司的拍卖中,它得到10.5万美元?的高价。
    首枚“棉纱卷”邮票是1877年发现的,费拉里用一百美元买下后,由于当时很多人都怀疑这种不是?伦敦印的邮票之真实性,故他写信到德梅拉拉邮局去查问。热心的邮局回信不但为“棉纱卷”邮票开出身份证,而且连三年前忘记告诉麦金农的“红1分”孤品身份也一同告知,所以费拉里才盯住头号珍邮。
    在1921年费拉里邮集首次拍卖时,另一个贴有2分“棉纱卷”直双连邮票的实寄封是乔治五世求购之物。该封是寄给南非好望角的种植园主戈登先生的。费拉里1901年用五千美元从吉本斯公司购得,由于英王给集邮总管的竞争价只限一万美元,结果被法国“集邮王子”莫里斯·巴勒斯用19789美元买下。
    本来费拉里的英属圭亚那邮集中还有另一枚也贴有2分“棉纱卷”邮票双连的实寄封,它是邮寄给?“乔布·利利尔先生”的,乃费拉里1890年用875美元购自彭伯顿者。由于集邮总管见它略有缺陷-即?右侧手工加盖戳记有一大块楔形空缺,有人竟用笔把图案描好,加工的迹象能仔细看出来-没有重视之?下,被西奥多·钱皮恩用5139美元买走。乔治五世对此大为叹惜。因为2分“棉纱卷”邮票存世只有十枚,除四枚单件外,六枚是各以双连形式贴于三个信封之上。由于钱皮恩的友谊,乔治五世买得这个信?封,但价格未有披露。它成为皇家邮集十大罕品之一。
    “棉纱卷”邮票被认为是世界最珍贵的十种邮票之一,也是衡量邮集珍贵度的标准之一。塔普林邮?集里就有一枚2分“棉纱卷”邮票,它常为邮学家们津津乐道。杜维恩邮集本来有一个2分“棉纱卷”直双连邮票,它被认为是传世孤品,比其中多项4分、8分和12分的同种邮票更加令人难忘。威廉·艾弗里邮集中有两枚4分、两枚8分、五枚12分的“棉纱卷”珍邮,但没有2分的。这种图案简单的邮票都使这三位“邮坛巨星”垂名邮史。
    另一位“邮坛巨星”威廉·克罗克也以收藏有大批“棉纱卷”珍邮而闻名邮海。但在1963年11月26日拍卖“集邮王子”莫里斯·巴勒斯的英属圭亚那邮集时,其中二十二项“棉纱卷”邮品更令人大大惊叹!其中那个战胜乔治五世代表而买到的“致爱德华·戈登先生”实寄封以7.09万美元的创记录高价?
    被雷蒙德·韦尔公司买去。这笔钱当年可买到两千多两黄金。这次拍卖还以1.668万美元拍出一个贴有
    1855年红纸黑字1分邮票四方连的实寄封。这种邮票图案精美,中间是一艘三桅帆船,是在伦敦印制的在1986年的吉本斯目录上,每枚标价为四千英镑。
    英属圭亚那1856年还发行四种一“红1分”同图案的面值4分邮票,同样由邮局职员逐枚签字为证。?当年因在伦敦华德路公司定印的邮票未能及时运到,故邮局在报馆赶印一批以应急需。首先用洋红色纸印“红4分”,售完后又用深蓝色印“深蓝4分”,用玫瑰红纸印“玫瑰4分”,最后又用蓝色纸印“蓝4分”。在1986年的吉本斯邮票年鉴中,一枚“红4分”5500英镑,“玫瑰4分”是7500英镑,“深蓝4分”是四万英镑,“蓝4分”是三万英镑。它们都属于珍贵邮票。?
    “深蓝4分”存世只有九枚。由于当年这些邮票都没有打齿孔,所以其中五枚被剪得和“红1分”一 样。四枚没有按八角形边框线剪下而留有空白,成为方形邮票。其中一枚是塔普林邮集中“镇山宝”之一。唯一的实寄封上面写着“马海利尼索菲娅的希望P·C·巴卢收”,?它也是名邮商卢亚德1896年到德梅拉拉收购到的有名信封之一,几经易主后被“邮坛巨星”亨利·杜维恩买到。1919年他去世后,乔治五世在其遗集拍卖时买到,成为皇室邮集中引人注目的明珠。
    第三枚“深蓝4分”本是威廉·克罗克邮集里的明珠,1938年拍卖他的遗集时以1250美元被邮商西奥多·钱皮恩买去。第四枚边纸最宽,上面签名和“红1分”一样,都是赖特的E·D·W。从邮戳上能清楚看到日期是1856年10月23日,它是费拉里的藏品,拍卖时被欣德用3160美元买到。但欣德遗集拍卖时这枚只售得3205美元。
由    于“红1分”和头号珍邮用同样纸张印制,而且图案相同,故“红1分”长期被怀疑。问题是法国最伟大的集邮家巴勒斯提出的。巴勒斯1882年生于圣·克鲁瓦-米内,二十岁开始承继祖传的烟草买卖,?发财以后收藏有大量瓷器和古籍。由于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德斗争有功,战后补选为国会下院议员在法国从政多年而影响巨大。他七岁开始集邮,后来广游天下并到处购买珍贵邮票,在1921年开始的费?拉里邮品拍卖中,他因得地利而十四次都到场,购买8056项邮品中的1200多项,和阿瑟·欣德一样付出近三十万美元。这位“邮坛巨星”一直声称:“红1分”邮票是用1856年洋红色纸4分伪造的!
    巴勒斯在1922年开始在邮刊上发表文章和向报界发表谈话,说他在“红1分”珍邮拍卖前夕,曾到拍卖协会会长吉尔伯特的办公室仔细看过这件邮品,目的在于核实真伪。主拍人吉尔伯特后来也透露说?他并不认同“红1分”的完全属实身份,所以才在拍卖时再三宣布“照原样出售”。在此前提下拍出的邮品不能退换,因为对其真实性并没有保证。巴勒斯说他在高倍放大镜下发现“红1分”的纸纹在面值处模糊。它是把4分票上单词FOUR中的F抹掉,把UR擦掉后重新的植上NE,从而产生出“ONE”,此外CENTS中的S被处理掉,又植上句点取代。明显的证据是:ONE中的N和E与CENT中的N和E在印刷特点和风格上都有差异。这重大发现真是石破惊天!
    后来巴勒斯又提出:十三岁小孩弗农·沃恩1873年在阁楼上的旧箱里发现“红1分”邮票,并声称?它是从一封信上泡下来的,而按面值说,它只是邮寄报纸用的,如果是寄信,那另外的三枚呢?还有,?德梅拉拉报社的约瑟夫·包姆和威廉·达拉斯两位经办人,当初也参与印制英属圭亚那首套邮票,都是1850年和1851年“棉纱卷”珍邮的负责人。他们在几年前已知道应该用不同颜色的纸印不同面值的邮票为何几年后反而糊涂起来,竟用同样的纸张来印不同面值的邮票?加上无论是英属圭亚那政府和邮局的?档案和文件,都看不到有关“红1分”邮票的发行消息、有关指示、费用和单据!也没有能证明这种票为官方所印的证据。
    巴黎的报纸和邮刊互相呼应:“同样异乎寻常和令人不解的是,这枚邮票从1856年印制到1873年被?发现,居然经过十七年,此间从没有发现过同类邮票。这肯定是史无前例的。而巴勒斯先生在1922年与?1935年为何不购买这枚邮票?显然是觉察到它是伪品!”到1936年法国集邮界似乎普遍支持这个看法,故使海峡对岸的皇家集邮协会之专家们十分懊恼。
    《伦敦集邮家》杂志发表邮学家约翰·威尔逊的文章,当时是1936年巴黎已成定论时,提出英国方面的反驳,指出“红1分”珍邮在1935年10月30日于伦敦哈默与鲁克公司拍卖前,曾送交皇家集邮协会的专家委员会检验,十六位专家在高倍放大镜下逐个字母进行查验,并没发现这枚邮票有整容的可疑,因为该票原有的红色有光表面没有受到任何方式的磨损,而且《泰唔士报》也刊出当时为查验而拍摄的?照片为证。
    巴勒斯方面并不妥协,他在米罗出版的《选摘》中撰文反驳,对威尔逊的看法提出异议,认为费拉里声称“宁愿买进百枚伪品,也不让一枚珍邮错过!”,所以经常上当受骗。“红1分”虽有明确的出身证明,但文献根据也有人为而造的先例,这与真伪问题并不相干。而且“红1分”的洋红色有光纸表面是能补上光浆的。而对票面上两处字母N和E的字型不同,为何不作解释?
    伦敦方面居然公布英属圭亚那政府的调查报告:由于德梅拉拉当年是落后的乡镇,报馆并未配备一流印刷机,所以“红1分”票面上的铅字有可能不是同一副,自然两个N和E会有区别。
    这个争论实质也是对集邮世界领导权的争夺,“红1分”只不过是这场争夺中的一件武器。只要皇家集邮协会还称霸一天,在法国众望所归的巴勒斯就要设法夺权。可是“红1分”居然在这场真假之争中提高了知名度。

 
 
 

 

 
 
 
 
 
 
 

 

华新邮票网首页
邮购说明和操作指南
付款方式说明
联系方法和留言
集邮文章和资讯
 

联系人: 都伟
上海市 336-066 信箱
邮政编码:200336
电话:021-62914402
手机:13651621777
huasin@live.cn

 
 
华新邮票网都伟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