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邮票大王费拉里
作者:蔡绍彬
 
 

    1961年6月23日,世界各地的集邮者聚集到巴黎,在豪华的德律乌特饭店那宽敞的大厅里,将举行世界最大邮集的首次拍卖。这部邮集是此前由世界最富有的富翁用五十六年时间集成的。其中后三十年者据记录就曾付出过一百二十五万美元,?在当时一两黄金只需要二十美元,这笔钱足够买到6.25万两黄金,这两吨多黄金应是一笔多大的财富啊!所以人们疯狂地拥挤着,推撞地卷进这一具有纪念意义的事件。记者、摄影师以及新闻片的摄制人员纷纷到场,以记下拍卖大厅那激动人心的?场面。
    当地报纸在刊出这次拍卖的广告同时,提醒人们注意:五十六前的1865年12月29日,也是在这家饭店举行过世界最早的邮票拍卖会,邮商埃尔伯的全部邮票以八百金法郎在大厅里全部卖出!这笔钱1980年值1420美元。

    “世界邮票大王”费拉里是这部巨大邮集的主人。他的全名是菲利普·阿诺德·德拉雷诺蒂埃尔·冯·费拉里,1858年1月11日生于巴黎,其母亲加里埃拉公爵夫人是欧洲最富有的女人,在英国和欧洲的上?层社交界赫赫有名,在巴黎有极大的政治影响。他的祖父是意大利热那亚的银行家、船厂主和市议员,在热那亚和巴黎的地产非常丰富,并以此为基础建立庞大的金融王国,这个性情古怪的富翁死得不凡:由于亲自把持着贵重物品储藏室的唯一钥匙,而进行检点财宝时旧病发作,手下的人无法进去营救,便在珠宝堆里一命呜呼!
    费拉里之父拉斐尔·冯·费拉里1803年生于热那亚,靠办铁路和银行而发家,四十三岁时被撒丁国王?授予加里埃拉公爵的封号,随后意大利国王又封他为卢塞迪奥王子,1850年移居巴黎,参加创建法国银行和修建法国至葡萄牙和奥地利的国际铁路,由于控制着法国的经济,所以当“世界邮票大王”出生时,法?王路易·菲利普自告奋勇当他的教父,故费拉里的名字要套上菲利普的姓。加里埃拉公爵1876年逝世,给费拉里母子留下4.31亿美元的财产,这是当时世界上无可匹敌的巨富。
    少年的费拉里十分聪明但容易激动,由于体弱多病,十一岁时他母亲根据医生的意见引导其集邮,目的使他分散注意力,不用终日操心奥地利被法国打败的事,因为费拉里坚信自己是母亲三十五岁时和一位二十五岁奥地利军官私通而生,后来还在1886年与生父取得联系并加入奥国籍。这使这个面积不大的内陆?国家也沾了光,因为现今世界数以亿计的集邮者中,绝大多数人不能记住任何奥地利国王和首相的名字,只知道这位世界头号“邮坛巨星”有该国的血统!
    “世界邮票大王”的收藏活动一开始就得到巴黎坎内茨街邮商皮埃尔·马埃的帮助,这个被他认为是?忠实的邮商1874年起成为费拉里邮集的掌管人,1913年去世后,其子爱德华·马埃继承父职。他们在为主?人购买邮票时都要加价百分之十作“友谊费”,但慷慨的费拉里知情而且愿给。比利时布鲁塞尔的邮商瓊?·蒙斯也给了“世界邮票大王”难忘的帮助,这位世界最早的邮商1852年开始专做邮票生意,尽管其祖国?隔年才发行邮票。瓊·蒙斯在1862年出版《邮票之伪造》一书,警告主顾防止上当受骗,在当时国际邮坛?上有较高的威信。
    在这两位著名的邮商的帮助下,十七岁的费拉里1865年首次在邮刊发表文章评论南非好望角三角形邮票。这个英国殖民地1853年开始发行这种邮票,图案是“希望女神”坐像。

    由于出现很多珍品而使英国最著名的邮商史丹利·吉本斯首次发财,在1856年开办“吉本斯邮票公司”。该公司至今还在营业。
    费拉里后来经常光顾巴黎的各大邮票商店。店主把可供的邮票册交给富翁后便处理其它事务,让他从中选出想要的邮票拿走,然后再从册中的空档开列出购票帐单,他的管家照单还款而没有异议。有时他也到不常去的邮票店,但首先掏出几枚金币放在柜台上,选走需要的邮票后,由店主自取应付的款数,如果邮商黑心欺诈,费拉里一觉察便不再光顾了。

    1878年费拉里用一万五千美元买下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总督库珀爵士的澳大利亚邮集。这笔钱在1980年为12.6万美元。后来又买下爱德华·培根的日本邮集。这位当时只有22岁的青年后来成为英国皇室邮集总管。费拉里在1882年又用四万五千美元买下一位英国法官的邮集,这使他被公认拥有世界最大的邮集了?。但1893年,他又用两万八千美元买下罗斯柴尔德邮集的一部分,这更使他闻名于集邮界!
    “世界邮票大王”的慷慨大方被传扬出去,世界各地的邮商纷纷把邮品寄给他,有些是随心所欲的信口开价,有的则根据他所迫切追求的程度而随意勒索。1888年底加里埃公爵夫人去世,她在生前把大部分财产捐给各国政府和慈善事业,只给费拉里留下2500万美元,这在当年也是一笔惊人的巨款。当时费拉里已被公认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集邮家,他垄断了世界上四分之三的珍贵邮票。他委托欧洲所有的著名邮商?代购珍贵邮票,而且自己也亲自出马搜寻,使国际邮票市场一时“洛阳纸贵”。
    由于购买邮票的开支逐年增长,有关费拉里大肆购票,挥金如土的惊人传说导致他的亲属向法院控告:希望限制他“愚蠢地在邮票上挥霍”,把财产使用权控制起来。为证明自己神经正常,私事能够自理,费拉里按照法院裁决去布鲁塞尔大学攻读民法研究生,经过五年学历而取得学位!他的英、法、意、西及德语都十分流利,还能用荷兰语、葡萄牙语及塞尔维亚语交谈。他秉性和善,热爱和平,常给战争受害者捐?款,并在慈善事业上慷慨解囊。
但费拉里还是个神秘遁世、神经衰弱的人,稀奇古怪而缺乏名门子弟的应有气度。他头戴旧帽,身穿?脏衣,整天步履沉重,没精打采,喃喃自语,只有看到珍贵邮票时,眼睛才出现光彩。“世界邮票大王”没有结婚,生活孤独,他经常周游各国搜寻购买“永远是最后一枚”的珍贵邮票。1917年5月20日费拉里逝世,享年69岁。当天他为了寻找瑞士珍邮而住在洛桑的旅馆,上街后回归时心脏病发作。按他的遗嘱,遗体被安葬在施泰因贝格的公墓,墓地上简朴的十字架刻着“这里安眠着菲利普·阿诺德,1917年5月20日逝世于洛桑”。
    费拉里的遗嘱明确规定将其在法国的财产转交在敌对国之继承人,而且要把举世无匹的邮集指交德国?以放入柏林的邮政博物馆,而且在遗产中每年拿出三万奥地利克朗?以充实邮集,另付六千克朗作保管费。遗嘱还交待博物馆在他逝世三年后以“阿诺德”名义公开展览他的藏品。可是由于他生前对德国的极端同?情、其父的德国身分、所声明的瑞士国籍以及公开的反法情绪等,法国政府没收了他在巴黎的遗产,其中包括他藏品的大部分。虽然有一部分在他生前已带到瑞士,这部分邮票被瑞士政府在1928年卖给意大利和在1929年4月在苏黎世拍卖得约六十万美元,以这笔价值约等于一旽多黄金的金钱交付遗产税。
    法国政府决定在1921年公开拍卖费拉里的邮集,所得的款项作为德国战争赔偿费的一部分。当时美国纽约州的百万富翁阿瑟·欣德的代理人曾出价八十万美元,世界最大的邮票公司、英国的史丹利·吉本斯?公司也想用一百万美元购得,但都被巴黎的专家们拒绝,因为他们估计可卖得三百万美元。虽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在四年多里的十四拍卖只得到一百七十万美元。但这价值3.26吨黄金的财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法郎的暴跌。难怪当年巴黎的报纸发出惊叹:“费拉里的邮集真是所罗门王的宝藏!”
    起初人们担心拍卖这部世界最大的邮集,会降低珍贵邮票的价格和给邮票市场造成混乱,但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新贵和富豪像蓓蕾初放,市场对珍贵邮票的需求很大。人们对欧战中家庭离散的景象记忆犹?新,觉得把部分资金变成像邮票那样可以随身携带的财富是明智做法,因为珍贵邮票可以跨越国界而不失其内在价值。由于邮票轻便易藏,即可在国际范围内流通转让,也可避免被征税和没收之虞。所以费拉里留在巴黎的巨大邮集分在四年间作十四次拍卖,实际时间为三十九天,这8056项邮品被世界各地的集邮家?买去。世界“邮坛巨星”美国华尔街金融家艾尔弗雷德·卡斯珀里和法国烟草大王莫里斯·巴勒斯都亲临参加。除阿瑟·欣德之外,在位的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美国化工大王艾尔弗雷德·利希腾斯坦都委托他们的代理人,加上世界名律师和邮商戈·格里伯特、西奥多·钱皮恩、西·勒梅特、澳伦·科尔森等都在这次世纪大拍卖上出尽风头。上海的中国“集邮大王”周今觉也委托其代理人买到好几项邮品。
    如果说此拍卖前不久法国召开的巴黎和会重新瓜分世界,那么德律乌特饭店的拍卖,就是瓜分了世界最大的邮集了!其巨大影响至今不衰。直至今天,当谈论某枚珍贵邮票的历史时,费拉里的名字还是最为引人注目,在环球各地的邮票拍卖会上,一件邮品只要标上“原由费拉里收藏”,参加者就会觉得一阵激动,因为它曾一度被世界最伟大的集邮家收藏过!而注视着邮品背面费拉里留下的茑尾花记号,人们会觉?得这个富翁在国际邮坛上的影响至今不减!?

 
 
 

 

 
 
 
 
 
 
 

 

华新邮票网首页
邮购说明和操作指南
付款方式说明
联系方法和留言
集邮文章和资讯
 

联系人: 都伟
上海市 336-066 信箱
邮政编码:200336
电话:021-62914402
手机:13651621777
huasin@live.cn

 
 
华新邮票网都伟制作维护